有你真好 蝴蝶先生──蔡百峻
   
蝴蝶先生──蔡百峻
整理/編輯室

蔡百峻, 愛上蝴蝶的生態攝影家。

28歲時,蔡百峻放棄經商,全心全力投入尋找蝶蹤。25年來跑遍台灣山林,只為了追逐蝴蝶影蹤,為了尋找逐漸消失的的蟲魚鳥獸,蔡百峻賣掉三幢房子,為他們留下了生動的影像紀錄。

蔡百峻說,當他看到日本在1960年初版的一本《台灣蝴蝶圖鑑》,煞是驚訝,
一比一的比例及原色呈現,幾乎和原蝶雷同;反觀被稱為蝴蝶王國的台灣,卻沒有一本品質相當的出版品。

蔡百峻心想:「這就是我的空間,捨我其誰?」這樣的想法讓他默默許下要出版一本《台灣蝶類生態圖鑑》的宏願,這成為他20多年來的動力根源,引領他從業餘踏入專業生態攝影之列。

艱辛孤獨的追蝶路

視力對野外工作而言,非常重要。蔡百峻的視力是萬中選一的好。左右眼視力各為2.0,所以他號稱視力是「四點零」。不過想找到善於偽裝或躲藏的蝴蝶幼蟲、蛹以及幼小的卵,除了眼力之外還要具備「掃描辨識光波」的特異功能。如著名的枯葉蝶合翅休息時,和真的枯葉真假難辨。但是枯葉蝶翼反射出來的光波還是異於一般枯葉。所以一些蒙混在枯葉堆的「冒牌枯葉」雖然矇住了天敵,還是逃不過蔡百峻的法眼。

觀察是拍攝的基本功,但單就觀察是不夠的。大部分的蝴蝶都需要跟牠溝通,雖然人蝶之間沒有共通的語言,但可以透過觸鬚和蝶翅了解蝴蝶的情緒。蝴蝶安穩的吸花蜜時,雙翅會緩和的拍動。當牠略顯緊張時,蝶翅拍動的頻率會稍微增加;如果因為貪戀花蜜,一時還不願飛走,便會再提高蝶翅振頻,表示察覺危機的存在。

如何接近蝴蝶而不驚動牠,是蔡百峻野外工作最大的考驗。二十多年來蔡百峻發展出一套獨特的「教戰守則」。當與蝴蝶相距約五公尺時,蔡百峻會誇張的擺動雙臂,目的是讓蝴蝶熟悉人的存在,讓牠以為人是環境的一部分。過了第一關之後,大步接近目標,但要維持和緩速度。當第二關也安然度過,接下來就是師法變色龍,神不知鬼不覺的移動身軀。訣竅是上身不動,右腳先跨出去,身體再跟上去。當然這一套動作事前都必須將攝影角度和繞過障礙納入考量。

追逐拍攝蝴蝶看似浪漫的背後,其實是艱辛而孤獨的,蔡百峻曾經走過無數個山區探勘,了解每個山區蝴蝶的種類;很多人以為上山拍照是到處玩玩,盡興旅遊的好心情,實際上生態攝影的工作絕不好玩,必須有非凡的體力和毅力,常常一天騎摩托車超過500公里,從中部橫貫公路梨山地區,經花蓮、台東、屏東、折返高雄,在山區折衝迴旋環繞。騎車到處奔波已經夠辛苦,沒有路的深山只好用腳走,往往走一整天碰不到半個人,越走越深,普通人早就折回家了,蔡百峻卻勇往直前。深山工作時時有危險,那麼重的裝備,踩到人跡罕見的森林,一踏下去就陷入一人高的腐葉堆,好像太空漫遊,其實是很恐怖危險的。在野外工作時,睡過帳篷、果寮、山區部落、車子,曾經有長達半年沒有回家的紀錄;被馬蛭吸過血、被虎頭蜂螫過,差點喪命。甚至曾經穿梭在崎嶇小路上,一邊是山壁,一邊是懸崖,蔡百峻忽然瞥見蝴蝶的倩影,眼神立即隨著蝴蝶飛移,正專注時,「砰」一聲,連車帶人撞上山壁;這樣的場景不是虛構的,是真實的。憑著「要做,就要做到最好!」蔡百峻一路走過來了。

用鏡頭代替獵槍

一直以來,蔡百峻用鏡頭代替獵槍,不殺害生物,只留下珍貴影像;以尊天敬地的虔誠態度, 虛心地向大地學習。用攝影的方式傳播,讓野蠻的行為變成現代的文明,所謂共存共榮,以一種尊重生命的方式取代。蔡百峻希望喚醒人們沉睡已久心靈,以生態藝術為橋樑,重建人類與自然的和諧關係,進而熱愛自然、保育自然。他同時也致力結合科學研究者與藝術創作者,成立生態觀察隊,詳加觀察與紀錄台灣生態現象,並收集全球生態資訊、整理台灣生態資料,建立生態資料庫,同時推廣生態藝術創作與欣賞。

「大自然處處充滿智慧,值得讓我們學習、借鏡。」蔡百峻曾想過,如果自己是一隻蝴蝶,如何經歷及看待蝴蝶從卵、幼蟲、蛹到成蝶,一種完全變態的生命過程。他比喻,現在的他依然像蝴蝶的幼蟲期一樣,在經濟弱勢的險困環境中求生存,需要不斷地拍攝、不斷累積資料,直到所有蝴蝶拍攝齊全出書的那一刻,才能像蝴蝶般破繭而出,拍拍美麗的翅膀,打開夢的盒子,向大家述說成長的喜悅。也許那一天來臨時,他已經老了,無法再到深山追逐蝴蝶了,但他希望能夠教學講課,讓台灣蝴蝶與大自然的種種智慧文化,流傳下去。

資料來源:益學網

圖片來源:http://www.mrbutterfly.com/ 

 
 

 

版權聲明